镭吹头子

啊…那个……我……算了……

陆陆你快点走到天天身边啊(我爆哭

没开不删图(发出了肾亏的声音

作为一个镭吹,吸猫就够了,要什么cp(颓废


血路构成的华灯。

我真的好喜欢写他们两个一起走路,那种那怕不说话的安静气氛也能很安心的感觉。


冬夜

*已交往设定

*OOC严重,完全放飞自我

*我才不管记者之类的问题,我只想看小两口甜甜蜜蜜155551,OOC我的,甜甜蜜蜜他们的




“天哥——-!”



一抬起头就看见自己打扮得严实的恋人快步跑向自己,不由得在心中开始责备对方:

虽然身体是比以前好上了许多,但这么冷的天,怎么跑出来了?

不是刚刚RC上和他说过,自己等会就到家了不是吗?



“天哥天哥!”


眨眼间就到跟前了呢。等等?现在不该是想这个的时候吧?!


“陆你怎么又跑出来了?天气这么冷!”



“我想快点见到天哥!所以就过来了······”

原本元气十足的声音、因自知理亏而渐渐的变小。


“我······我知道错了嘛!天哥你别这样盯着我啦!”


九条天故作严肃的问他:“冷吗?”



“不冷嘿嘿嘿”

又再装傻充愣了。



九条天拉起七濑陆的手,冰冰的。

盘算着家里应该还剩些老姜,保险起见回去后让陆喝点老姜水再睡好了。


“没事的啦!我觉得今天其实也没那么冷!”

“因为有天哥陪着我啊www”




“你啊…”对着那张写满了无辜的脸实在说不出口什么,最后只好归于无奈的叹息。





“天哥!一起走走吗?”

“?”





“因为天哥最近好忙!我都好几天没见着天哥啦!”

“早上和晚上不都会见到吗?”






“!”

“那不算!那不算!就那一点点时间哪够啊…”





“呵呵,好了。我现在就在这。”说罢边牵起了七濑陆的手。




“想去哪?”

“在附近那条马路上走走就好!”





七濑陆迈着宽大而轻快的步伐,拉着九条天一起。





橙黄色的灯一个又一个的树立在马路边上,似乎为夜晚带来了一丝温暖。路边的树早就掉光了叶子,只在灯光下留下了一地的斑驳。



明明是呼口气就可以看到白烟的季节呢。

期待中的。

天空(。)

If I die young bury me in satin,
若我英年早逝,请将我葬在绸缎中,

Lay me down on a bed of roses,
让我躺在铺满玫瑰的床上,

Sink me in the river at dawn,
在黎明时分将我沉入河中,

Send me away with the words of a love song,
用情歌中的诗句为我送行,

The sharp knife of a short life, well,
短暂的生命像尖刀一样,

I’ve had just enough time,
我已经活了足够的时间。

Listen: my poor children,
听着:我可怜的孩子,

There’s a bride and groom in 1948,
有一对夫妇宣誓于1948,

Until death do us part,
我们将永远爱着对方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,

Infidelity runs 1949,
便在1949背叛了所谓的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