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待

整天就知道和镭镭一起咕咕咕,当快乐的鸽子
产刀子专业户(?)最近连自己都吃不下自己的刀惹

那个孩子[九条天视角]

  *OOC严重

*亲情向偏重

*心情不好的奇怪产物

BGM:Treasure—ClariS

 (上)

他长大了,变得离我很近,也离得我越来越远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九条天

[君と過ごした時間は 一秒も忘れない]
[和你度过的时间 一秒都不会忘记]

记忆里的那个孩子是虚弱的,
随时都会离开我的。

他没法像我或是其他孩子那样子
在阳光下肆意的奔跑,
也没法过上普通健康孩子的生活,

就连他喜爱的普普通通的糕点
也只被允许食用一小点。

[この心が この感情が]
[这份心意 这份感情]

小的时候一直期望着:
或许有天,
他也能和我一起到外面开心的玩耍呢?

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在七岁那年就被打碎了。

[君の名前を呼んでるよ]
[一直默念你的名字]

记得那天上午,
他还好好的,
我和以前一样陪着他聊天,
逗他开心。

他突然说:“天尼可以摘些楼下的花上来吗?它们真漂亮啊!”

我答应了那孩子突如其来的要求。

[一つまた季節が 過ぎ去ろうとしているけど]
[又是一个季节过去]

但,
等我摘完花回来时,
他已经不在那间病房里了。

妈妈的哭声回荡在走廊中显得有些刺耳,
她抱着我不停发抖,
我也一样。

我问她:“妈妈,陆会怎么样?”
声音不自觉颤抖着。

妈妈似乎被刺激到了,
把我抱的更紧了,
不停的说到:“会没事的,天!陆他一定会没事的!” 

仿佛只要一直这样祈求着,
愿望就会实现似的。

[話せなくて もどかしくて]
[没有言语 急不可耐]

手术室的灯亮了很久,

爸爸不停的在门前来回走,
妈妈的声音也伴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小。

[淋しさに負けそうで]
[似乎要败给这份寂寞]

我第一次意识到:原来自己在病魔的面前是那么的弱小和无助。

[感じてる想いは 言葉なんかに出せなくて]
[这份思念 也没有能化成言语]

手术终于结束了,
他也被送往了监护室,

看着他脸上白色的输氧器,
我除了哭泣和沉默之外什么都做不了。

等到再一次看到他的的笑容,
听见他喊我“天尼”我的心才稍微安定一点。

[違う道を進む君に 何も伝えられなかった]
[对选择了不同道路的你 什么也没有传达]

从那以后
,我更认真的去体验生活,
寻找可以让那孩子开心的事情。

我觉得,
他会变得这么虚弱,
一定是我们还在妈妈肚子里时,
我把属于他的那份健康一起带走了吧。

[一人じゃ抱えきれない 愛しさがなんか怖い]
[害怕这份爱意一个人承受不来]

我喜欢那孩子亮晶晶的眼睛,
那里面充满了因我的来到的欢乐;

他也会用软乎乎的声音向我撒娇,
我也乐于实现他那些任性的要求。

[君と過ごせる今が このまま続けばなんて]
[和你度过的此刻 就这样持续下去]

那样的生活,
在陆的欢笑声中悄然度过。

直到中学家中小小的歌舞厅被收购。

[優しいその笑顔 揺れ動くこの心]
[温柔的笑容 动摇的心意]

现在想来,
在那之前和他在一起的生活,
就像一场美梦一般。
除了回忆,现在什么也不剩下了。

记得那时,他紧握住我的手,
像是在期待着,
我对他说:“没事的,很快就会结束的。”

我在心底默默的对他说:“陆,对不起。”

然后抬起头,
对九条先生说:“我跟你走,请让我在你身边学习。”

[渡すはずの手紙 ずっと握りしめたまま]
[本应给你的信 就这样一直握在手中]

他一脸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看着我,
而我只能用力把手一点点从他手中抽离。

我在他呆愣的目光中走向了九条先生,
我没回头,
我必须这么做,
为了这个家,
为了他。

[桜の花が二人の色を変えて]
[樱花为两人而换上了色彩]

从那天起,
我开始不停的担心他,
他一定哭了吧,长时间的哭泣对他的身体不好。

他怎么样了?

他…还好吗…?

他会恨我的吧。

[強がりだけ膨らんだまま 手を振る度また]
[只有倔强不断膨胀 挥手时又再次]

我再也没有和家里打过电话。

只从九条先生的口中得知,家里有了足够的钱去治疗他的病,他现在过的还不错。

听到这个消息,我也满足了。

[泣きそうになるよ]
[想要哭泣啊]

但同时,我也意识到:我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了。

从我答应九条先生起,属于那孩子的七濑天已经永远的消失了;

现在活在这个世界上的,只有九条天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下)

 [君と過ごした時間は 一秒も忘れない]
[和你度过的时间 一秒都不会忘记]

在回去的路上,间杂着乐和龙的声音,
我听到了演唱会的声响,
似乎还听到了,陆的歌声,

心中噗嗤笑了自己一声。

[この心が この感情が]
[这份心意 这份感情]

怎么可能,
或许他的身体比小时候要好上很多,
但那样爸妈也绝对不会允许他去唱歌,

跟别提是长达两三个小时的演唱会了。

[君の名前を呼んでるよ]
[一直默念你的名字]

大概,是我听错了吧。

[一人きりの部屋で 下を向いて 膝を抱え]
[在独处的房间里 低着头抱着自己]

直到再一次电视台直播中,
我再一次听到了他的歌声,
我才确信。

[小さな窓 開けて少し ため息を逃がした]
[开着小小的窗 轻叹了一声]

“那个白痴。”

[感じてる想いは もう言葉にも出せなくて]
[这份思念 也没有能化成言语]

我很担心。
担心那个孩子又会像小时候一样发病,
然后被送上来冰冷的手术台。

而我,只能和那时候一样,
在门外哭泣,与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的等待为伴。

[もっと強く君の事を]
[把所有关于你的事]

我有尝试着让他放弃继续唱歌,
从告诉了他的经纪人:“陆有致命的缺陷。”开始,
就从未放弃过。

[焼き付けていれば良かった]
[深深印在心里就好了]

但很可惜,
无论哪次。
我都失败了。

真是,和记忆里一样倔强。

[日記に挿すしおり 机に置いたボタン]
[插在日记里的书签 放在桌上的纽扣]

我拒绝了小鸟游经纪人去看idolish7,
去看他的演唱会的提议。
虽然最后票子还是被乐强硬的塞到了手里。

[欲張りすぎた時間 一つ一つ覚えてる]
[一点点想起那些太过贪婪的时间]

演唱会当然没去,
但票子却被我收在了、装有童年旧物的盒子里。
不知不觉中,票子叠的越来越厚。
这算什么?
不由得嘲笑起自己。

[夜の空に響く 懐かしいこのメロディ]
[回荡在夜空的令人怀念的旋律]

工作上不免有了些交际,
伴随着名气的增大,
遇见他的频率也逐渐提高。

[ただ近くにいれば それだけで幸せだった]
[只要靠近你一点 就这样我就很幸福了]

看到他身边的那些伙伴,也安心了。
他已不再是那个,
只能躺在一片白色里的、虚弱的孩子了。
他已拥有自己实现愿望的能力了。

我已经,可以安心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沙雕白待,在线码刀。

我个智障,心情不好乱写什么东西,

现在心情好转,思路接不上翻车了吧(。)

起风了(1)

*OOC严重

*完全架空

*结局be

“我们曾经拥有那么幸福的瞬间。

是否仅仅因为这一点,

我们像这样在一起生活就值得呢?”

——摘自《起风了》

11月8号

“好想快点到夏天啊。”七濑陆看着窗外的景色如此说到。

“很快就到了,所以要在夏天到来前养好身体哦。” 

九条天轻轻揉了揉他的脑袋回复到。

“到时回村子里,再一起去看落日吧!还有那里的蒲公英,真令人怀念啊。”

“好。”

7月13号

九条天是在一个有着微风的日子里遇见七濑陆的。

炎热的夏日,不停歇的蝉声,以及在蒲公英白色小伞中旋转的他。

“你好!我叫七濑陆!你是?”七濑陆发现了他的存在,然后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到九条天面前。九条天惊艳于他明亮的笑容。

“你好,我叫九条天。我们能做个朋友吗?”

九条天微微一愣,笑了笑,然后心中感叹道:没人能够拒绝这份明媚。

“九条桑为什么会来这呢?”

“我这个星期刚搬到这。在来路上就觉得这片森林很漂亮,所以就想着来这边逛逛。没想到这儿会那么一大块的蒲公英花田。”

“这样啊,难怪我以前没见过你。这里很漂亮吧!你运气真好,今年的蒲公英比较晚,不久前才开!”

“诶,那我还真是好运气呢。”

话音落下后,两人都没再说什么,不知是陌生人初见的陌生感引起的还是其他的什么。

两人格外同步的抬起头、对视。

“噗嗤”两声,都笑了出来。

7月23号 

风赶着花瓣和叶子在半空中飞舞,不时地从不远处传来沙沙声。 

来这里已经有十天了,生活上的一切也基本落定。 

这里远远比不上大城市的繁华和方便,但却格外的宁静。 

每天早晨醒来,总能听见窗边鸟儿的叫声。 

它们也不怕生,就算走进也不会飞走。 

在这里的一起似乎都是轻松的,为数不多的人们脸上总是挂着笑脸,都是十分和善的人。 

这里很干净,就和那个孩子一样。 

他是我来这里的第一天认识的,站在白色蒲公英中、误入凡间的天使。我失礼的提出成为朋友的要求,他却一脸开心的同意了。 

接下来的一切似乎理应如此的进行了下去。 

他会告诉我一些这里以前的趣闻,我也会讲一些大城市里的事。 

毫无疑问,我享受着他的笑脸。 

搬到这里后,时间便多出了许多,也是因为心境的改变,灵感也随之而来。 

每次把我的作品给他看,他总一脸崇拜的看着我,嘴里喊着:“天真厉害。” 

他也会拉着我到处跑,看各种不同的景色,森林深处的溪流,夜晚明亮的星空。 

7月23号 

哇!翻到了好久以前的日记本!说起来也好久没写日记了。 

未来的我,你好! 

村子还是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变化,但是啊!我最近遇到了一个有趣的人。 

他叫九条天,天,一听就和陆很有缘分。 

他是个很厉害的人,会画画,还会写很多好玩的故事! 

听他说,他原本住在一个大城市里,但他觉得呆在那里太累了,就搬来了这里。 

但是明明他讲的、关于大城市的事情都很棒,有点不太能懂。 

他对我很好!总会陪着我到处跑,就算任性的突然去吓他,他最多只会用手指敲敲我的额头。他真是个温柔的人呢! 

······ 

9月18号 

  蒲公英比刚来时还要茂盛了,听陆说,它们会一直开到十月中旬。 

  以为能一起看完它们。 

  

  

小片段: 

  “陆是个活泼的孩子,但有时活泼过头了。” 

  诶,我觉得活泼点挺好的。不过······陆···? 

  “啊,这个啊,他一定要我这么叫。” 

  “什么嘛!?这样更亲密点啊!” 

  

  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 为什么想出来的剧情那么长,为什么我那么拖拉。

我已经不想再抽到陆卡了,每次产完粮,抽卡绝对是陆卡。 

 不是ssr就是刚好能觉醒ssr的量,已经连着三次了

九•假公济私•条•口嫌体正直•天在线表演

乐:待会就能看见你可爱的弟弟了


天:闭嘴, 说可爱还轮不到你。


龙:好了好了,乐和天都别吵了


乐:我们没吵


天:不要再提他的事了,说的好像我会假公济私一样


乐:喂! ?我可没那个意思啊!


龙:好了好了,你们稍……等等天,那是你弟弟吧?他好像不太舒服?


天:陆——! (狂奔过去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天份的沙雕hh


与过去相交(1)

*18岁九条天和6岁七濑陆

*都是片段

*OOC严重

前文

1·“呐,天尼,未来是怎么样的?”

“这个啊,陆觉得的呢?未来是什么样的?”

“嗯…啊有了!陆的身体好起来了,然后两个人去了好多好多的地方!也吃了好多好多好吃的!有我喜欢的蛋包饭,也有天尼喜欢的甜甜圈!”

“是吗···”

九条天看了看幼年七濑陆脸上灿烂的笑容,最终还是沉默的,轻轻摇了摇头。

“天尼···?不是这样吗···?”

长时间得不到答案的孩子发出疑问。

“没有哦。”

“未来就和陆说的一样幸福。”

如果是真的就好了···

这些让人难过的事情,我觉得还是别让你知道的好。

你只要笑着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就够了哦,

我亲爱的

陆。

2·“天尼你不开心吗?”

“诶?陆为什么这么觉得?”

“因为啊————天尼从刚刚就一直看着我哦,我早就注意到了!”

奶声奶气的声音故作老成着。

九条天“噗嗤”一声便笑了出来。

“什么嘛?!天尼你笑什么?我不要理你了!”

七濑陆的腮帮子别他弄的鼓鼓的,像只松鼠一样。

真可爱。

九条天如此想到。

3.七濑陆坐在九条天的怀抱中,九条天也轻轻把下巴抵七濑陆的头顶。

两人一起看着电视。

怀里的孩子时不时扭动几下,

抬起头偷偷看他几眼,

以为自己没被发现的立马低头看向电视。

“怎么啦?刚刚不还是抱怨我一直看着你吗?怎么这会就盯着我瞧?”

“诶诶!!!天尼你是这么发现的?明明已经很小心了····”

声音开始变得支支吾吾听不大清楚,

九条天也耐心的等待着他的回答。

“因为天尼长大后的样子超帅气的!像天使一样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彻底放飞自我写片段了,

想长期写这个梗的片段

(可刀可甜,多好(小声bb

爱娜娜你什么意思???昨天台服今天换日服???现在在码与过去相交,它给了我十足的动力去写刀(。)

与过去相交

我就写了个开头.jpg

*18岁九条天和6岁七濑陆

*OOC严重

“呐呐,醒醒啊。”
红发的小孩推了推趴在床边的人。

两双眼睛都瞪大了,看着面前的人。

九条天带着点迟疑:“ri……ku…?”

“我确实叫陆呢w大哥哥你是?你长的好像天尼尼啊!”

“……”九条天有些无措的看着眼前的孩子。

“啊啊!我懂了!你是长大后的天尼对不对?现在通过时光机来找陆玩了!”

一低下头,就能看见他写满了期待和兴奋的眼眸呢。

“啊…啊,是的哦,我是从未来来的。陆真聪明,一下子就猜对了。”

“耶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码个梗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开始写惹x

现在有点不知道这个梗该往那个方向发展了xxx

悄悄问一句,有什么97啊爱娜娜的群吗(找不到组织.jpg

那个孩子[九条天视角](上)

*OOC严重

*亲情向偏重

他长大了,变得离我很近,也离得我越来越远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九条天

记忆里的那个孩子是虚弱的,随时都会离开我的。

他没法像我或是其他孩子那样子在阳光下肆意的奔跑,

也没法过上普通健康孩子的生活,

就连他喜爱的普普通通的糕点也只被允许食用一小点。

小的时候一直期望着:或许有天,他也能和我一起到外面开心的玩耍呢?

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在七岁那年就被打碎了。

记得那天上午,他还好好的,我和以前一样陪着他聊天,逗他开心。

他突然说:“天尼可以摘些楼下的花上来吗?它们真漂亮啊!”

我答应了那孩子突如其来的要求。

但,等我摘完花回来时,他已经不在那间病房里了。

妈妈的哭声回荡在走廊中显得有些刺耳,她抱着我不停发抖,我也一样。

我问她:“妈妈,陆会怎么样?”声音不自觉颤抖着。

妈妈似乎被刺激到了,把我抱的更紧了,不停的说到:“会没事的,天!陆他一定会没事的!”

仿佛只要一直这样祈求着,愿望就会实现似的。

手术室的灯亮了很久,

爸爸不停的在门前来回走,妈妈的声音也伴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小。

我第一次意识到:原来自己在病魔的面前是那么的弱小和无助。

手术终于结束了,他也被送往了监护室,

看着他脸上白色的输氧器,我除了哭泣和沉默之外什么都做不了。

等到再一次看到他的的笑容,听见他喊我“天尼”我的心才稍微安定一点。

从那以后,我更认真的去体验生活,寻找可以让那孩子开心的事情。

我觉得,他会变得这么虚弱,一定是我们还在妈妈肚子里时,我把属于他的那份健康一起带走了吧。

我喜欢那孩子亮晶晶的眼睛,那里面充满了因我的来到的欢乐;

他也会用软乎乎的声音向我撒娇,我也乐于实现他那些任性的要求。

那样的生活,在陆的欢笑声中悄然度过。

直到中学家中小小的歌舞厅被收购。

现在想来,在那之前和他在一起的生活,就像一场美梦一般,除了回忆,现在什么也不剩下了。

记得那时,他紧握住我的手,像是在期待着,我对他说:“没事的,很快就会结束的。”

我在心底默默的对他说:“陆,对不起。”然后抬起头,对九条先生说:“我跟你走,请让我在你身边学习。”

他一脸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看着我,而我只能用力把手一点点从他手中抽离。

我在他呆愣的目光中走向了九条先生,我没回头,我必须这么做,为了这个家,为了他。

从那天起,我开始不停的担心他,他一定哭了吧,长时间的哭泣对他的身体不好。

他怎么样了?

他…还好吗…?

他会恨我的吧。

我再也没有和家里打过电话。

只从九条先生的口中得知,家里有了足够的钱去治疗他的病,他现在过的还不错。

听到这个消息,我也满足了。

但同时,我也意识到:我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了。

从我答应九条先生起,属于那孩子的七濑天已经永远的消失了;

现在活在这个世界上的,只有九条天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突然文艺_(:з」∠)_本来想写小甜饼来着,

写着写着就放飞自我变成现在奇怪的样子惹

啊对,BGM是Treasure,GlariS唱的!好听的!

现在在码的沙雕玩意儿,在乐总打人边缘使劲试探xxx